起底邮币卡电子盘“割韭菜”手法

2017年02月17日 08:08
来源: 期货日报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网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摘要
“互联网+金融+文化”,是近年来粉墨登场的邮币卡电子交易市场纷纷扯起的大旗。

  “赢二杀一” “杀大”……发行商“玩转”交易商

  “互联网+金融+文化”,是近年来粉墨登场的邮币卡电子交易市场纷纷扯起的大旗。一些发起者和簇拥者将其拔到文化产业“国家战略”的高度,声称将使中国特色收藏品借助互联网实现世界范围内的流通。

  投资市场上,在所谓“资产荒”背景下,邮币卡电子盘以其波幅大、走势“连续性”强的特点对投资者产生了巨大吸引力。根据邮币卡行业数据研究机构邮币世界发布的年报,2016年,我国邮币卡电子盘成交数据为2015年的2.8倍,成交总额达到39859亿元;2016年,我国有综合指数的邮币卡电子盘平台共计89家,线上藏品数量达4474个。

  当前,现实生活中的“邮”“币”“卡”均已互联网化,以传统邮币卡为交易标的的电子盘的兴盛,真能带动这一小众市场再次升华?为何在本轮清理整顿“回头看”活动中,邮币卡类交易场所成了重点清整对象?在邮币卡市场繁荣表象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近日,一位艺术品行业人士和一位曾参与邮币卡市场运作的知情者,分别向期货日报记者揭露了此类交易平台及有关利益方普遍使用的敛财手法。

  A 围猎者的默契

  “哈啰”是一个邮币卡交易中心QQ维权群的群主,仅一年时间,他就在该交易平台亏掉了26万余元。目前,这个维权群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80余位群员。据“哈啰”介绍,群里有亏损大户的个人损失金额超过200万元。经历一轮轮“过山车”行情的洗礼,这些梦想在收藏品市场淘金的投资者如梦初醒,但一切为时已晚。

  他们开始意识到,自己从一开始就进入了一个被精心安排好的“局”,盘面价格显然受到了操纵,但他们对具体细节又不甚了了,也缺乏相应的证据。如今,这些投资者最为理直气壮的维权理由,也只是该交易中心采用的发售交易模式具有“国发[2011]38号”“国办发〔2012〕37号”文件所禁止的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机制以及“T+0”等特征,而这是否支持其索回亏损资金仍是未知数。

  那么,邮币卡市场投资者走进的究竟是怎样一个“局”呢?在期货日报记者采访的知情者看来,虽然不同邮币卡平台的敛财手段“各有千秋”,但逻辑大致相同,即实施价格操纵。

  按照通行的解释,邮币卡市场所采用的发售模式由一级市场的现货发售和申购、二级市场的现货所有权电子交易两部分构成。发售申购阶段,发行商进行商品发售要约,采购商、投资者(交易商)进行全款申购。申购成功的交易商既可在二级市场进行转让,也可申请提货交收。发售完成后,交易商还可在二级市场买入商品,并进行商品转让或交收提货。这与证券市场的模式颇有几分相似,而在对这一行业有着研究的人士邢进看来,二者又有许多不同。

  邢进,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毕业,在艺术品行业和金融行业有着多年跨界发展经历,目前为独立艺术品经纪人。此前,他曾先后工作于艺术品拍卖行业以及证券期货行业,并在现货交易平台担任过咨询顾问。

  邢进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证券领域的上市是由上市企业发行股票、券商承销推广、投资者在二级市场交易的三方分离模式。同时,中国证监会对上市企业二级市场参与自己的股票回购有明确规定。而在邮币卡发售模式中,产品发行商和承销商参与邮币卡交易基本没有限制,而且部分交易平台还对此给予大量帮助。另外,在邮币卡发售模式中,产品发行商、承销商基本是一家,而且由于邮币卡投资者较少,相互之间很难有效形成自发交易,发行商需要为交易商买卖双方充当共同对手方,既卖货又买货。因此,他们就可利用资金优势和产品资源集中的优势影响甚至操纵价格。

  邢进介绍,通用的邮币卡发售模式IT系统后台设置中,一般包含产品发行商、承销商和经纪类会员。产品发行商提供产品,承销商负责产品的推广并维护盘面的流动性,经纪类会员负责开发相关交易商参与交易。在邮币卡平台,产品发行方和承销方是同一家机构或关联机构,该机构还可能申请成为经纪类会员,推广自己发行的产品。

  当某机构与邮币卡平台签订产品上市协议后,平台为该机构提供系统后台。发行商的账户可以交易,邮币卡平台还为发行商提供若干个自然人账户,用于维护市场流动性,上述账户在交易本机构发行产品时是免收手续费的。邮币卡平台也可以直接限定该发行商的账户只能交易其自身发行的产品。

  产品正式上市交易前要进行打新申购,在此环节,例如发行1万枚邮票,20%用于申购,发行商应拿出2000枚投放市场。但是,发行商为了促进经纪类会员推广自己的产品,大部分会内定给经纪类会员,普通投资者申购成功的数量一般都很少。

  开盘前,发行商通过交易系统将剩余邮票转移到自己拥有的自然人账户,开盘后利用这些自然人账户相互进行对敲,拉高价格出货。“用自然人账户还可以避税,有效躲避监管。”邢进说。

  除了发行商和经纪类会员以外,交易平台往往也会参与到利润分配中来。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发行商拿出20%的产品提供给市场“打新”后,通常还会再拿出一部分(例如30%)产品提供给交易平台,限定后者在一定时间(例如1年)后才能出货,出货后的收入归交易平台,因此后者的收入并不只是交易手续费。但他称,有时候发行商和交易平台之间并不完全互相信任,交易平台为了尽早变现,往往不到约定的时间就会提前出货。另外,虽然发行商称会提供20%的产品给市场“打新”,但实际数量可能少得多,有时甚至5%都不到,这样就能使自己掌握更多的货源,攫取更多的利润。

  这位知情者是一位IT技术人士,曾是某邮币卡电子盘发行商的后台技术人员,也为基金公司提供过技术服务。“发行商一般都用熟人做技术,防止技术人员利用内幕消息赚钱,分食利润。”他说。

  B 满满的营销套路

  所谓的邮币卡发行商究竟是什么人?“说白了,发行商就是能拉来资金,使业务能持续运转的人。”这位知情者说,发行商通常拥有几百人甚至上千人的业务人员团队,利用其诱使普通人投资于邮币卡市场,这样交易平台才愿意跟他们合作,“人人都有可能接到那种推荐股票的电话,有些可能就是发行商的业务员打的,一旦你相信了他,他就会慢慢把你引到邮币卡市场”。

  经过多年“摸索”,邮币卡市场的客户开发已形成一系列套路。邢进告诉记者,邮币卡市场常见的客户开发方式分为四种:一是电话营销,从不同渠道买入电话号码,每天循环拨打,一旦接听电话的人不再抵触业务员,业务员就从嘘寒问暖开始“关心”,一步一步引诱其投资。二是网络营销,包括加QQ、微信、加入婚恋网站、车友群等。业务员把自己包装成“白富美”“高富帅”,诱骗“好友”上当。三是直销保险模式,与保险公司、直销团队合作,走亲情路线。四是开设投资网络直播间,以推荐股票吸引高端中产阶级和富裕人群。

  邢进说,第四类业务开发人员的专业性通常比较强,他们所在的机构很多就是私募基金,同时他们也是邮币卡电子盘的操盘团队,很多产品发行方将产品运作外包给他们,双方约定收益分成。这类人会引导股市中的大户参与邮币卡交易,成功率非常高。“我接触过一家上海的投资公司,其具有CFA资质的人员就有20多人,越是高端人群越容易被他们‘洗脑’。”邢进表示。

  此外,前述知情人士称,邮币卡市场还有一种直销发售的手段,即在产品发行的早期利用花言巧语使交易商相信买入后三个月必有暴利,并让其鼓动身边的人购买。交易商要想“稳赚不赔”前提是必须锁仓三个月,到期后才能卖出。在买入产品的初期,交易商会发现价格连连暴涨,惊喜之余会呼朋唤友加入其中,岂料三个月还没过完,发行商就完成了拉高、出货的全过程,交易商们最终落个血本无归。

  要保持业务开发人员的“狼性”,就需要为其提供强刺激。前述知情人士称,开发人员按照交易商入金量的比例获得提成,该比例一般为10%—20%,有的甚至更高。

  C“开挂”的控盘术

  邮币卡电子盘的疯狂,常表现为其交易价格远高于线下实物销售价格。一张印刷成本仅几分钱的邮票,会以几元钱的面值销售,而在邮币卡电子盘上申购时涨到十几元,开盘时几十元,几个月后就可能炒到几千元。某平台一只邮票价格曾从每张20多元炒作到两万多元。当然,交易商参与邮币卡投资基本都是为了赚取差价,实物交割凤毛麟角。

  “价格能涨多高取决于发行商准备赚多少钱。”前述知情者称,比如一个发行商本轮准备赚5000万元,就会综合计算这一轮的产品发行量和出货价格等,使得利润正好在5000万元左右。

  他还称,为了既做到“吸睛”又掩人耳目,使涨跌势显得不过于突兀,发行商常常还要利用庄家优势“做图形”,即不但要人为地“做”出流动性,并使价格达到预定的波动幅度以吸引交易商参与,还要按照波浪理论等精确控制行情技术形态,如在上涨过程中做几个“修正浪”,然后再继续拉升。此外,有发行商还会设法垄断现货市场资源,人为造成“一票难求”的假象。

  要想获得对行情的绝对控制力,发行商除了要具备资金优势和产品数量优势,有时还要动用另一大“秘密武器”——虚拟资金,相当于“开挂”。这还要从邮币卡平台与银行之间的合作关系说起。

  近段时间,部分银行发文澄清其银商系统只负责银行与交易平台的资金划转和结算,而并不负责托管业务。邢进介绍,简而言之,银行只以交易平台发来的交易流水进行对账,据此数据改变交易平台银行账户下各交易商子账户的金额。至于交易平台保证金账户与交易商资金账户各自的金额总和是否一致,银行并不核查。这样,交易平台就有了很大的操作空间,为产品发行商注入虚拟资金就不难实现了。只要交易商不发生出金挤兑,就很难发现虚拟资金。“虚拟资金是逐步注入的,盘面有1亿元实际交易资金时,注入2000万元虚拟资金很难被发现。”邢进称,有些交易平台的系统甚至直接做出两套对账单,一套虚拟对账单发给银行,另一套对账单给客户,这样就可以变相地将一部分客户保证金挪作他用,甚至卷款跑路。

  “软件供应商在技术上实现虚拟资金功能并不难。”邢进说,当交易平台向软件供应商提出该需求时,后者为了留住客户,一般都不会拒绝。

  D 盲目的局中人

  邢进告诉记者,在操盘手边拉升边出货的过程中,为了防止投资者跟着出货,就要靠“喊单”老师控制局面了。

  据介绍,有的邮币卡平台会直接同发行商约定收益分成,与发行商有密切合作的经纪类会员也会与其约定收益分成,所以向客户“喊单”的老师既可能出自发行商、经纪类会员,也可能出自交易平台,因为他们有共同的利益。

  邢进说,“喊单”老师开始会忽悠交易商未来的上涨空间很大,可以达到100倍甚至200倍,不但不能卖,还要加大买进力度。而一旦发行商完成出货,盘面价格就会出现断崖式下跌,这时“喊单”老师就会消失,留下“一地鸡毛”给交易商。各有关利益方在分配完约定收益后又会去复制下一个发行产品,“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在没有监管的前提下,为了赚取最大的收益,恶意‘喊单’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果“喊单”老师总是信口雌黄,导致交易商做错方向,又怎能获得其信任呢?这又牵涉到“赢二杀一”的概念。前述知情者告诉记者,行话中的“赢二杀一”指的是“喊单”老师故意说对两次,使交易商小有斩获,而第三次故意反方向“喊单”,不但将交易商前两次的利润“通吃”,还要割下其一块“肉”,最终使其几乎损失殆尽。由于发行商能控制盘面走势,其“喊单”老师甚至可以精准地向交易商“预测”上涨的时间和点位,令其佩服得五体投地,从而言听计从,一步步走向深渊。

  除了“赢二杀一”,邮币卡圈内还有“杀大”的手段。前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大资金入金后,立即就会被发行商盯上,进而被“绞杀”。

  该知情人士称,在前几年邮币卡市场出现的早期,圈内的“玩法”并不为游资所熟悉,曾有专门“打庄”的资金前来“踢馆”体量看似不大的邮币卡市场,结果铩羽而归。他所了解到的就有福建某资金,携3000多万元入场,很快就被踢出局,退出时只剩几百万元。

  不过,有时候也会出现价格被拉得过高,而后续接盘资金不足的情况。该知情人士称,此时发行商会寻找具有接盘能力的承包商,按照当前市值的六折左右将头寸转让给后者,提前变现。而后者接盘后能否从中牟利,则要看其实力和运作水平。

  在邮币卡市场被剥层“皮”的交易商,即使意识到被骗,也很难要回本金,即便是投诉举报也常常陷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窘境。邢进建议,交易商可以分别向各地区警方报案,并请求其进入邮币卡平台的信息系统进行查询,看大部分交易额是否都是在几个账户之间对敲实现的。如果是,这就涉嫌关联账户操纵价格实施诈骗,涉嫌违反证券法以及刑法。但他认为,投资者事前自我保护的重要性要远远大于事后的维权,“要控制住自己的贪婪,不要幻想一夜暴富、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邢进提到,除了“绞杀”交易商资金,邮币卡交易还会被洗钱机构利用。由于交易标的单价可以从20元炒作到两万元,洗钱者可以找几个身份证开户,存入黑色收入,然后自买自卖,变成合法收入。另外,前述知情人士称,邮币卡市场的运作者十分清楚自己所作所为的性质,一些已经在境外找好了退路。

  在邢进看来,邮币卡所借用的发售模式,其本身是一个有利于解决产品积压问题、促进流通贸易的交易模式,但在邮币卡市场被滥用。从艺术品的角度看,除了一些特殊意义的邮票,流通的邮币卡不具有任何投资价值,不能成为收藏品,其电子交易对服务实体经济几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如果发售模式可以和当地的特色产业相结合,则有可能起到珠联璧合的效果。要实现艺术品电子交易市场的规范发展,首先需要明确监管规则和主体,违法违规行为必须受到严惩,还原良好的市场环境,使像维权群里这样的投资者不再轻易受到伤害。

   相关新闻>>>

   各类交易场所成维权“重灾区” 症结何在?

   互联网企业及传媒巨头跨界切入大宗市场

   大宗商品交易场所能有几家“存”?

(责任编辑:DF306)

已有6人评论, 共8872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 名称
  • 代码
  • 最新价
  • 涨跌幅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点击排行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54509984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88-2345/021-24099099